尊敬的会员   
网站首页 >> XP >> 文章内容

第一个挖比特币的人加密大师哈尔·芬尼(组图)

[日期:2018-07-22]   来源:  作者:   阅读: 0[字体: ]
第一个挖比特币的人 加密大师哈尔·芬尼 患<span class=keyword><a href=http://www.baidu.com/ target=_blank>有</a></span>“渐冻人症”、全身瘫痪的加密大师哈尔·芬尼跟妻子弗兰“渐冻人症”、全身瘫痪的加密大师哈尔·芬尼跟妻子弗兰 高中时期的多利安·中本聪 高中时期的多利安·中本聪 高中时期的哈尔·芬尼 高中时期的哈尔·芬尼

  《福布斯》记者安迪·格林伯格一直在寻找比特币的创始人“中本聪”,在此过程中一些线索将他指向57岁的加密大师哈尔·芬尼,后来证据显示芬尼并未参与发明比特币。

  不过,对芬尼的研究和采访并未令格林伯格失望,身患绝症的芬尼竟是比特币最早的参与者,比特币的第一笔转账就是由中本聪发送给芬尼的。此外,芬尼是PGP加密的发明者之一,也是比特币一项重要技术的发明者。

  不可思议的巧合

  他被怀疑是比特币背后的“影子写手”

  格林伯格第一次了解到芬尼是在3月6日,那一天美国《新闻周刊》封面文章声称已找到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—居住在洛杉矶郊区庙城64岁的前工程师、编程师多利安·普伦蒂斯·中本聪,但后来他本人否认是比特币发明者。

  《新闻周刊》的这篇封面报道走红网络的几小时后,格林伯格收到了一封来自芬尼的一位熟人的电邮,爆料称芬尼已在庙城生活了近10年,住的地方离多利安·中本聪的住宅仅隔几个街区。这令格林伯格觉得其中存在不可思议的联系:芬尼被公认为是除了中本聪之外最早使用比特币的人,是比特币最早的支持者之一,曾在2009年早期收到了中本聪发送的第一笔比特币测试转账。

  格林伯格的爆料人在电邮中表示:“美国很大,加州很大,洛杉矶很大,多利安·中本聪和芬尼竟然在同一时期居住在同一个地区,甚至距离仅约1.6英里,这是怎样一种巧合呢?他们会不会通过某个俱乐部早就认识彼此?他们会不会曾经互相帮助?”这已不是格林伯格第一次听到中本聪和芬尼的名字被联系在一起,他曾在一次比特币研讨会上听到人怀疑中本聪和芬尼是同一个人。

  在格林伯格的同事马特·赫普尔的邀请下,分析咨询公司Juola & Associates已将多利安·中本聪的网络发言跟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的网络文章进行了对比,结果发现完全不匹配:多利安蹩脚的英文跟比特币发明者流畅的科技写作风格并不相符。相反,芬尼的写作风格则一样流畅、精确。格林伯格开始怀疑,芬尼就是比特币背后的“影子写手”:中本聪是比特币的创始人,而芬尼运用高超的写作技巧将比特币介绍给世人。于是格林伯格从网上收集了芬尼的写作样本,交由Juola & Associates公司分析。

  与此同时,格林伯格给芬尼写了几封电邮,但未得到回应—自从芬尼的身体瘫痪恶化后,他就几乎从网络上消失了。于是格林伯格联系了芬尼的妻子弗兰,弗兰向他解释了芬尼目前的身体状况,并耐心地将他的问题转述给了芬尼。芬尼现在只能用眉毛和眼球的运动做出一些面部表情,弗兰将他的意思转告给了格林伯格。芬尼承认曾跟比特币发明者过电邮交流,但表示从未参与比特币的发明,对中本聪也一无所知。

  弗兰邀请格林伯格来探望芬尼,以验证芬尼所言是否属实,此外,她还希望格林伯格将此事公开,让媒体和比特币爱好者不再骚扰芬尼。在跟弗兰通话几小时后,格林伯格收到了Juola & Associates公司的分析结果,证实不存在具足够说服力的证据。

  跟比特币很

  最早“挖矿”,收到比特币的第一笔转账

  芬尼在洛杉矶的阿卡迪亚郊区长大,他家离多利安·中本聪位于庙城的住宅仅8分钟车程。多利安·中本聪比芬尼大7岁,他们从未上过同一所中学,不过多利安·中本聪的弟弟透露,20世纪70年代早期,多利安就读加州理工学院,而芬尼当时就在几英里以外的阿卡迪亚高中上学。格林伯格采访了几位芬尼的高中同学,他们表示芬尼的朋友里没叫中本聪的人。

  芬尼后来就读加州科技学院,他对数学的兴趣转移到计算机上,开始熬夜、逃课,沉迷于编程。毕业后,芬尼跟大学时的女友弗兰结婚,以编写视频游戏为生。1982年,芬尼和弗兰搬到庙城,跟多利安·中本聪的家相距仅约1.6英里。

  1991年,芬尼了解到由密码学大师们发起的“密码朋克”运动,该运动提倡将用加密工具增强个人自由权利,对他的职业生涯起到了巨大影响。跟很多“密码朋克”一样,芬尼深受大卫·乔姆启发,乔姆提出用加密工具使匿名通信乃至无痕金融交易成为可能,他还研发了世界上第一种虚拟货币DigiCash,尽管并未被广泛接受。

  当活动家菲尔·齐默曼在网络上宣布将发布首个免费加密软件PGP时,芬尼跟他取得联系,并成为了齐默曼最早的合作者之一。芬尼几乎将研发PGP 2.0当作全职工作一样对待,做出了巨大贡献,PGP 2.0被公认是PGP加密程序的首个真正安全的版本,芬尼堪称PGP加密程序背后的“影子写手”。

  芬尼还是将加密软件跟邮件转发器结合起来的第一人,他解释称:“两个人之间可以用电邮通信,他们的身份都可以向对方保密。这种技术最终进化成为功能强大的匿名服务软件,比如今天很多人使用的MixMaster和Tor。

  与此同时,芬尼也从未放弃乔姆对虚拟货币的理想,他还研发出了一种“工作量证明”机制,跟日后比特币非常相似。因此当2008年中本聪首次提出比特币的概念时,芬尼立即感到热血沸腾,在中本聪的帖子下面留言提问。芬尼下载了早期的比特币代码,开始在电脑上运行,他是公认的除了中本聪外使用比特币的第一个人。由于没竞争者,芬尼时一天竟能挖出多达100枚比特币。

  在“挖矿”过程中,芬尼跟中本聪取得联系,发送给他一些错误报告和改进建议。2009年早期,中本聪进行首次比特币转账测试,将10个比特币转账给了芬尼。芬尼表示本应该再还10个比特币给中本聪,但他没,因为当时他开始被健康问题困扰,开始莫名其妙地容易劳累、吐词不清、感觉到奇怪的刺痛、右手失去协调性。2009年8月,芬尼被诊断患上肌萎缩侧索硬化症(ALS),又称“渐冻人症”。

  瘫痪的编程牛人

  用比特币“第一桶金”

  支付高额医疗费

  过去几年中,芬尼的身体状况恶化,但他一直在为比特币写代码。他曾写出了改进比特币加密算法的代码,能将比特币的交易提速20%。即使后来他渐渐无法使用双手、直至全身瘫痪,他还是使用眼球追踪软件来写代码,其中包括一种名为“bcflick”、用于更好地加密比特币钱包的程序。“我最自豪的工作是对PGP加密软件的改进,”芬尼在一份电邮中写道,“尽管我对比特币的贡献并不大,但这可能是影响最为深远的。”

  对于在几年前挖出的那批比特币,芬尼表示,随着病情的恶化、医疗费用的增加,芬尼卖掉了大部分比特币。他的妻子弗兰拒绝透露现在他们还剩下多少比特币,但补充称,他们拥的比特币数量远没外界传得那么夸张。因为外界的流言他们还曾受到勒索,弗兰透露,去年人试图以公布他们的私人信息为要挟,让芬尼将一大笔比特币转账给他,但实际上在芬尼卖掉一部分比特币用于支付医疗费后,他们所剩的比特币根本没那么多了。

  在格林伯格跟弗兰通过电话后,芬尼给格林伯格写了一封电邮,这封电邮是在眼球追踪软件的帮助下写成的,花了芬尼大半天时间。在电邮中,芬尼不仅否认发明比特币,还表达了对《新闻周刊》报道的怀疑。一周之后,多利安·中本聪发布声明,表示未参与过比特币的发明,生活贫困连网络都装不起。

  后来,应弗兰的邀请,格林伯格前往芬尼位于圣巴巴拉的家中探望。通过眼球追踪软件和电子声音合成器的帮助,芬尼才能跟格林伯格交流,并再次否认发明比特币。芬尼的儿子杰森打开一台电脑,登录芬尼的Gmail邮箱,打开了2009年1月芬尼和中本聪的交流邮件,邮件数量约为15封。在这些电邮里,芬尼描述了他在运行比特币早期代码时发现的漏洞,中本聪回复了修复方法和感谢。中本聪使用的是流利、地道的英语,跟多利安·中本聪不一样。

  杰森还让格林伯格看了芬尼从2009年起的比特币钱包交易记录,上面清楚地显示,芬尼在2009年1月11日收到了来自中本聪转账的10个比特币。

  来源:现代时报
相关评论
赞助商链接
赞助商链接